尖尖热胀冷缩变圆圆

经一位小可爱的提醒,将孝贤纯皇后改为孝贤皇后,因为孝贤纯是乾隆死后才用的。蠢死我算了_(:з」∠)_

【帝后璎/短篇】无题
帝后不明显就不打tag了

侧脸过于好看了吧!

小珠子:

我死了,不用救了

望周知。
同时我也看不上上升演员级别的萌cp

ʕ ´・ᴥ・`ʔ:

【看不上约翰/觉得夏洛克付出这么多不值得】就别他妈吃福华了。
zqsg搁那儿分析约翰为啥和玛丽结婚干啥呢。
约翰,就他妈一直男啊。

而吃cp的前提不就是无视了这一属性吗?
非要接受玛丽剧情的话,还可以选择他是双啊。

铁人还要和小辣椒生娃呢?小蜘蛛还追过女神呢?博士还有个送过表的红颜知己呢?黑豹对自己女友都那么狗了?
你来给老子分析分析啊???

一直想加一个奇异玫瑰群,但好像没有看到
所以自己创了一个
大家过来玩呀
719601103

【幻红】白熊与草莓冰沙


WARNING⚠️:旺达第一人称注意;剧透注意




 
最开始的时候,那很疼。
 
我趴伏在幻视的身上,感受到他模拟出来的人类体温逐渐变得冰冷。他变得没有颜色,灰白,双眼是漆黑的空洞。我扳着他的肩膀,试图让他翻过身,他破碎而无力,但不用能力我无法将他翻过来——他有些沉,他是金属做的。
我从未如此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。紧接着,我看着我的眼泪从他金属的表面落进土里。
 
我回过神的时候,我只注意到我很疼,全身像是被打成粉末,撕裂。在那痛楚下我只是渺小的一次挣扎,就像人类脚下不小心的踩死的一只蚂蚁。我将会被那带走。
 
紧接着我醒了,猛地睁开眼睛。幻视轻轻的走到我身边——他总是这样——几乎吓了我一跳。“你醒了。”他温柔的说,右手攀上我的肩膀,滑至我的腰,带动起我一阵温暖的战栗。
而我只顾盯着他的脸,将活生生的他贪婪地纳入眼帘。“旺达。”他叫我名字时就像一声无奈的叹息,像一阵轻风吹动我。他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,我注意到他的指尖沾着水珠。
噢,我哭了。
在他面前哭没什么好觉得丢脸,我依赖的依偎他,手贴着他的手。
“幻视,这里是哪儿?”我这才猛地注意到我坐着的地方这么轻这么绵软,斯塔克大楼里的床也没有这种软度。我低下头,看见我腿间洁白的云朵。凝聚的好像一团棉花糖。紧接着我发现这其实是一只大白熊的腿,那只熊闭着眼睛,看上去像个玩偶。
“噢,”我紧接着明白过来,“我死了?”
“不...还没有,旺达。这里是白熊们的地盘,你可以当这里...是一个中转站。”我讨厌中转站,讨厌不确定,分不清前路。我低下头将手指嵌进幻视的指缝,他的吻轻飘飘的落在我的发上。我感到了一些安心。
“那是什么?”我看到不远处的小白桌上放着一杯饮料,上面挤满了奶油,饮料本身是粉色的,玻璃杯壁上凝了一层水珠。草莓冰沙。一款对减肥来说及其罪恶负面的饮料,我打趣的想。但是我现在需要放松,我依旧无法将幻视无声息倒在地上的那一幕忘掉,但是现在我们重新在一起了,我需要糖份帮我调整心情。
我把腿放在地上(我赤裸着脚),我打算起身。
“不,旺达。”幻视拉住了我,我想念他手心里的温度。“你必须得离开,旺达,你不能喝那个。你得活下去。”
我知道他在说什么,我明白他的意思,但我想让他闭嘴,我倾身,我的长发令我心烦意乱的垂在脸旁,我吻住他。
“我离不开了,我知道我已经死了。”我离开的时候,轻轻的说,感受我自己的气流从幻视脸上反馈回来。“但是你还有机会,旺达。Cap他们会救你。”幻视抓着我的肩膀,他很焦急,他想让我活下去。可是他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“幻视,你知道,我已经失去了母亲,父亲不知道在哪里。我甚至失去了我的弟弟。”我抱住他,头滑向他的胸膛,那里的声音平静地让我安心。“而就在刚刚,我失去了你。”我还是没忍住我的眼泪,它们不停地落下,冲刷我的心。
“我决定留下,幻视,回去不好,一点也不好。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。而现在,我要去吃我的石榴*了。”
 
你看,我得出了答案。
我没有任何反抗,坐在像棉花糖一样的大白熊的腿上,我怀里抱着我赤裸的情人。疼痛席卷上我,我仰起头。
 
我爱你。
 
我口中品尝到草莓冰沙的味道。
在冰岛的那一晚,我和幻视坐在窗前分享它。
 
 
 

番外.
“如果你想放松一下的话。”幻视打破了沉默,他端来一杯饮料,粉色的,少女极了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笑起来,为这个紫皮肤的幻视端着一杯粉色饮料而发笑。那场景实在是可爱,让人无法错过。
“草莓冰沙,加了奶油和草莓糖浆。”
我当然知道草莓冰沙是用什么做成的,世界上叫这个名字的饮品味道几乎没有大的差别,配料也是如此。但是我爱幻视把我的玩笑话当真。我接过那杯饮料,当我的手指环绕上那玻璃杯壁,就因为体温而在上面凝了一层水雾。幻视在我身后坐下,把我拥在怀里。城市里的灯光在夜深的时候也不会完全熄灭。
窗外下着细雨,我们分享完了那杯饮料,幻视亲吻我的嘴唇。
“很甜。”分开的时候,我喃喃。
“很甜。”他附和。
我的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里。
 
 
 
*石榴出自希腊神话。据说冥王看上了丰收女神德墨忒尔的女儿珀耳塞福涅,于是一天趁她不备把她掳走。丰收女神十分悲伤,导致大地寸草不生,于是宙斯命哈迪斯归还珀耳塞福涅。可是在那之前,哈迪斯已经骗珀耳塞福涅吃下了三颗石榴籽(传说吃了冥界的东西就会永远留在冥界)。就这样,珀耳塞福涅一年之中有三个月都必须留在冥界。

Steve的四次噩梦
冬盾冬无差,有剧透涉及。

你没回来,我不敢老